相关文章

"轨坚强"炼成记——高铁之基背后铁路焊工的"工匠精神"

    成都铁路局工务大机段石板滩焊轨基地,是目前我国500米长钢轨储量最大的基地。从这里运出的钢轨,构成了京沪、贵广、成渝等高铁坚实的安全基石。

    铺就高铁之基的“轨坚强”是怎样炼成的?记者近日来到成都石板滩焊接基地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    “钢轨接头处平直度工差不能超过4根头发丝”

    2008年以来,随着铁路建设快速客运专线、城际客运铁路及既有铁路提速改造的需要,全国规划的11个百米焊轨基地陆续投入使用。

    石板滩焊轨基地党支部书记江涛告诉记者,之所以叫“长轨”,是因为每根钢轨都有500米长。就是作为原材料的短钢轨,单根也有100米长,是普通铁路单根钢轨长度的4倍。

    与普通焊接不同,将5根百米钢轨焊接成500米长轨,要经过12个车间,经过粗打磨、除锈、焊接、精调、落锤、探伤等16道工序,最后检验合格才能出厂。

    记者在最重要的焊接工区看到,该工区工长朱建忠正在指导两名徒弟操作机器,钢轨进入焊机后,接头处最高温度达1400摄氏度,钢轨在高温下迅速挤压,两根钢轨融为一根。

    原理虽然简单,但操作难度很大。时速160公里、200公里、300公里等不同速度的铁路,轨道材质不同,要求焊机的电压、油泵压力等专业参数也不同。每焊接一种新材质钢轨,都要对焊机参数进行反复调节和试验。

    由于精细化操作程度高,基地实行“师傅带徒弟”的固定方式,徒弟平均要三年才能出师,独立操作。已有21年工龄的朱建忠告诉记者:“在机器焊接时,经验丰富的师傅能通过轻微的异响判断焊机参数环节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焊接的两根钢轨间平直度工差不能超过0.3毫米,相当于4根头发丝。”朱建忠说。

    1吨重铁锤的自由锤打与焊头上的“身份证号”

    为保障长轨质量,在每焊接500个接头后,长轨要迎来一个重要的“试验”——落锤。

    记者在试验现场看到,试验处有一座10米高的铁塔,一截1.3米长、有焊头的钢轨被送进底部,1吨重的铁锤被吊至半空后突然松开,“轰——”的一声,重重砸向钢轨接头。

    “焊头要经受得住1吨重的铁锤自由落体锤打,如果5.2米高度一锤不断或3.1米高度两锤不断,则质量过关。”技术工艺员何渝成说。

    这个试验是对此前焊接工区焊机参数、钢轨平直度的重要考验。“如果焊机的参数不够,或是平直度不够,焊头都过不了‘落锤关’。”何渝成指着现场一根不合格的接头告诉记者,“你看这根接头上有灰斑,说明焊机的参数不对。”

    即便通过锤打这一关,每根长轨还要进入精加工区,接受“长轨医生”的探伤检测。在探伤车间,被称为“长轨医生”的精加工区工长冉洪江,正手持探头对焊头进行检测。随着探头的移动,仪器上显示出不同的波形。

    “从波形变化可以看出内部有没有裂纹加渣、灰斑、焊接缺陷等。如果质量不过关,就有可能造成断轨、翻车。”冉洪江说。

    经过重重检测,长轨终于可以出厂了。离开车间之前,工作人员手持打码机,在焊头旁烙下“101116051509”的标记。

    “这相当于焊头的身份证号。”江涛说,“焊头每道工序都录入电脑,凭此编码,可追溯到该焊头是谁焊接的、焊接参数是多少以及探伤情况如何。”